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茜茜公主内衣 > 正文阅读

以人民的名义谈谈安化黑茶的是与非

发表日期:2022-06-12 19:08  作者:admin  浏览:

  在10年前,可能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茶叫安化黑茶。可10年后,可能大多数人都听说过,见过,并且喝过,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安化黑茶的感觉情有独钟。安化黑茶,作为湖南省一个偏远贫困县的地方特产像一股风席卷全国。

  这是湖南人民在国内茶产业开始逐步打破流通壁垒之际抓住了一个重大的时代机遇;

  这是生活日益富裕的全国各族人民在追求健康品质生活上重新认识茶叶所做出的理性选择;

  安化黑茶的发展成果是党和人民的智慧取得的,不容许任何别有用心的小人恶意诋毁﹑诽谤!

  我忘不了第一次走进安化时的情景,那时候安化黑茶已经风靡起来并且形成了一定的气候。我去的时候正值黑毛茶加工的季节,茶叶生长在远离县城的深山里,盘山路一圈一圈的往山里绕。雨季,山里的路并不好走,近几年的发展趋势很快,山里基本上已经通了水泥路。大雨过后路面冲刷得很干净,但很多路段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塌陷和滑坡。与我们同行的是山里的一个茶农,开着他的小拖车,一路颠簸,山崖边长满了竹子,山沟里是湍急的溪水。

  因为茶的原因,很多出山的农民又陆陆续续的回到山里了,经营土地上千年的农夫,以前是不曾从土地上找到致富的法门。如今好了,安化黑茶的风靡给山里带来了新机会。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在安化,但凡有土地的农民都有在安化黑茶上创业的机会。要么是自己单干做个小品牌,要么是几户人合伙打造一个有区域意义的品牌。在外面打工的年轻劳动力回去了,在外面读完大学的青年人回去了,昔日那些带着贫困符号的小乡镇,小村庄如今都摊开在安化黑茶的茶叶地图上。晋商走过的古道被重新关注,生长茶叶的土地被灼热的目光聚焦,那些埋没已久的老茶农被重新请回了制茶的车间。茶季,走在山坡上都能闻到各处隐隐约约飘来的茶叶杀青的香味。在这股茶香中,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这片土地正氤氲在一种只有最卓越的政治家才能构思出来的祥和气氛中。农民把自己的土地种上茶,可以自己采摘,初加工然后卖给一些大的茶厂,也可以按照老辈传下来的手艺做成成品,通过各种渠道售卖。互联网和现代物流链接了山里到城市的通道,安化黑茶,资江里的腊鱼,山里的熏腊肉等各种土特产都在让人们通过舌尖去认识安化。

  在改革开放的发展规划里面,特别是近10年,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农村﹑农民和农业问题。安化过去是一个贫困县,很多安化的青年人在长沙去上大学谈恋爱到最后谈婚论嫁的时候都羞于说自己是安化人。贫困给一个地区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可到如今,安化的小姑娘和小伙子不管是否在从事安化黑茶的相关职业都挺直了腰杆向别人说自己是安化人,一边喝茶一边聊乡山巨变。

  也许,我们是时候来探讨安化黑茶之所以能取得成功的各种原因了。这种认知是理性的,是综合性的,是立体的···

  最近热播的那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面,我们在反贪腐的间隙中看到了像李达康﹑易学习这样不忘初心的当代干部。也有陈岩石这类古道热肠的退休老革命。有郑西坡这类正直﹑讲原则﹑有责任心的普通群众。中国的基层社会生态结构洋溢的那种正义感往往就来自这样几个方面。他们像这个社会的几根道德柱子,撑起了一片天地。他们是官员﹑是老干部﹑是群众,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信仰﹑理想和抱负,但都在同一片天地间构思着﹑承诺着﹑践行着。安化这一片天地的成功,应该也是有这样几个社会生态结构的柱子撑起来的。

  近10年间,安化东坪﹑黄沙坪﹑江南﹑小淹﹑梅城等地发生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道路﹑桥梁﹑产业园区的规划这些基础设施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新局面的公共空间。我们以安化仙溪的芙蓉山为例,建国初为云雾乡。后来将大仑、荆竹、葡塔、老屋四村并为一个大队,划归仙溪人民公社,58年划至国营芙蓉林场带代管,65年转至九龙乡,75年又划至芙蓉林场代管,96年撤区并乡划至仙溪镇。一个小村落在行政归属上飘忽不定,丧失了很多政策给予的发展机会。很多村民以前开玩笑说:我们是社会主义的孤儿,这是被党遗忘的角落。如今这片曾经未被开垦的处女地涵养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芙蓉山上出产的茶叶品质优异,加工制成的安化黑茶风味独特。一条水泥路延伸到山里,在芙蓉村,有很多茶叶加工厂就建在山里。蜿蜒山路上往来行驶的车辆载着茶叶和访山的客人,落后的山村,正在依靠茶叶摆脱贫困。在安化,以茶叶产业为核心发展目标的村落有很多。田庄乡的高马二溪村,冷市镇﹑马路口镇﹑柘溪镇等各个适宜种植茶叶的山坡荒地都已经成了一片片茶园。

  茶产业,是一种很特殊的产业,它是唯一能够有效的平衡发展﹑环保﹑致富﹑健康与未来的传统新型产业。所以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李达康书记曾经牵头做的林城开发区的煤矿塌陷区也会出现万亩茶园。剧中的省委书记沙瑞金在茶园里漫步,采摘茶叶放在嘴里咀嚼可谓是真实的展示了这一阶段改革发展的一些现实画面。

  在茶产业构成的经济生态链条上,发展是政府着力推动的,环保是在基地建设中成就的,致富是茶商开拓市场获得的,健康是茶叶科学家研究佐证的。安化黑茶产业的振兴正是产业生态结构链条上的各个角色站在各自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取得的。

  在政府主推的安化黑茶发展上让安化黑茶登上各种国际展览会的舞台,以其独特的风味特征摘得各种国际奖项为安化黑茶的广泛传播赢得了良好的国际声誉。近年来安化黑茶大大小小的荣誉和成果有很多,我们仅仅从公众视野范围看去大概有这样几件值得我们关注:

  2015年,在百年世博中国名茶国际评鉴中安化黑茶获得百年世博“金奖”品牌的称号,白沙溪﹑湘益﹑国茯﹑华莱健几个企业品牌参评的茶样在众多中外专家的盲评筛选中胜出,获得百年世博“金骆驼奖”的荣誉称号。

  2016年,安化黑茶的首个公共品牌商业广告登陆中央电视台,在全国范围内获得更大的曝光。

  2017年,黑茶提质增效关键技术的应用获得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在这些荣誉和成果里面,我们仿佛感受到了安化黑茶每一年都在跨越。而且这种跨越是领导干部﹑茶农﹑茶商﹑茶叶专家齐心协力的结果。

  就我个人而言,和安化县委的领导接触不多。但当初湖南农业大学的肖力争教授在安化县挂职当副县长的时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茶叶产业的发展要有优秀的人力资源结构,肖教授在挂职期间,深入基层,给很多茶农﹑合作社和茶企做过技术指导。在那几年,正处在安化黑茶快速发展的势头上,选育适制安化黑茶的优良品种开辟茶园,培养具有现代茶叶加工技术的优秀人才,这些基础工作着实需要一位有专业学识和行政能力的专家去担当。

  茶农是安化黑茶的重要角色,安化茶园的开辟正处于有机茶园推广时期,在山上发展有机茶园是这一代茶农的共识。在安化黑茶的起步期,安化本地的茶园是无法满足其需求的。这是安化黑茶圈子里无需多言的秘密,一种普惠大众的茶叶假如主要是其工艺锻造了其品质的核心竞争力,原料似乎就不那么重要了。但原料从某种角度上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这个问题被茶商颇为看重!

  从明清时期的晋商开始就特别注重对安化黑茶的原料的选取。在茶商留下的笔记中,对安化山山水水产茶区域做了等级划分,民国时期的茶叶专家彭先泽在其著作《安化黑茶》里面做了详尽的描述,在现代的《制茶学》教科书第八章黑茶里面提及湖南黑茶的时候,依然有“品质以高家溪﹑马家溪为最好”的等级描述性语句。商人有商人的智慧,不管他们用何种方式去打动消费者,在这场面对消费者的市场博弈中能够得以胜出的是自由经济的选择。

  当然,也许是从安化黑茶开始,让我们距离茶学实验室越来越近了。安化黑茶茯砖茶里面的“金花”成为茶叶上的一个新卖点,颇受消费者青睐。于是研究黑茶“金花”的专家学者被推上了舞台。黑茶以及黑茶中的益生菌对人体确实存在诸多功能效用,这个问题是很多专家学者达成共识的科研成果。在近现代历史上,茶叶科学研究已经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了。在这个问题的认知上,我们国家所形成的社会氛围还比较薄弱,从食品营养到生物工程,更多的探讨是基于经验判断。新生代的中国人是面对互联网和全球化冲击最大的一代人,他们也许对经验判断并不那么认可了。所有的问题都想探寻其背后的科学逻辑。“得荼而解”究竟能“解”什么,他们需要听到科学家的声音。于是,科学家就理所当然的走进了他们的视线,也给出了科学的回答。

  前不久,有一个广东的微信订阅号发布了一篇文章,其内容对安化黑茶以及一位对安化黑茶科学研究做出卓越贡献的教授予以诋毁诽谤。其文中称“一个自古供边疆牧民煮着喝的‘脚夫茶’,戏剧性的荣获了茶界最高奖项‘金骆驼奖’”。安化黑茶长期以来作为国家的战略物资边销西北少数民族区域不假,但是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中的《宫中进单》里明确记载着“安化茶”作为大清十三省贡茶之一的事实。在故宫清理嘉庆遗物时也找到了安化黑茶千两茶的实物遗存。在《倾定大清会典事例》中也有乾隆皇帝将砖茶作为赏赐的记录。想以安化黑茶不具备贵族血统来煽动群众攻击质疑,这是可笑可耻的行为!也是因不学无术而制造的笑柄!

  在自媒体时代,信息的传播呈现出很复杂的局面。在自主﹑自由的平台上,茶商在为推荐自己的产品而绞尽脑汁的传播,不法分子也在捏造利用传播的渠道获得自身的利益。在《人民的名义》中那场大火的互联网传播中我们也许可以窥见一斑。互联网制造的那些看似正气凛然的内容实则离真相很远。一个搞茶叶自然科学研究的专家,其观点都发表在他的学术论文中,他对于安化黑茶有什么观点,我想真正读过他的著作和学术论文的有识之士是心知肚明的。

  那篇文章对那位当代茶叶科学家多番诋毁和人格侮辱,也在用一种狡黠的姿态对知识分子发出慨叹。不过当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着实是对知识分子发出了一种慨叹。假如是对于一家黑茶经营者的商业模式发表愤慨,那文章大可以直指商业模式的创造者;假如是对政府执法力度有异议,那大可以通过合法渠道去建言。但这些好像都并不是文中的重点,笔锋处处指向一个脆弱无辜的知识分子。也许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小人行径的死灰复燃!对待一位产业共享的科学家,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在科研上取得过卓越成就,如今作为唯一的茶学科学家被提名为2017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他应该是这个时代的骄傲,围绕周围的人理应珍惜他,虔诚的仰望他。但还是有些别有用心的小人时刻想着剑走偏锋,这是中国世俗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特殊机制,在阴暗的人格角落里藏污纳垢。对这些知识分子,它们一方面愿意弘扬传播,利用榨取人家的声誉。另一方面假如一旦觉得这种利用和榨取不能引发他心里期待的关注度,便直接站在其对立面,马上换一张面孔,进行糟践﹑毁坏﹑贬损。这两种行为都是起哄,源于自卑而狡黠的觊觎心态进行起哄,这两种起哄都不是社会主义健康的文化氛围所能容忍的。

  谈到这里,也许我们内心应该是庆幸的,庆幸围绕在安化黑茶的周围没有那么多小人和伪君子。安化黑茶的时代是面对普通民众做健康生活方式引导的时代,所以在反腐背景下并没有受到太多中央八项规定的冲击。就像在《人民的名义》中出现过的正义角色一样,在安化黑茶的周围,有类似于李达康﹑易学习这样勤勤恳恳﹑敢于担当的基层干部;有类似于侯亮平﹑陆亦可这样敢打敢闯的一线猛将;有类似于陈岩石这样坚守原则的热心老干部;有王大路这样有大局意识和良知的企业家。最近刚刚看完《人民的名义》原著书籍,反贪局局长侯亮平也被莫须有的罪名举报贪污,在剧情发展中,最后侯亮平可以自证清白。对于在法制框架下的行为我相信有公平的裁判,但有时候想想中国历史上那些因小人诋毁的知识分子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历史会被澄清,并且是以人民的名义!

  回头看看那一片4950平方公里的土地,100多万人口小县城,在一缕茶香中正迈着坚定的脚步走向未来···用心领读用爱陪伴!青岛这个社区银河期货-航运日报